欢迎来到爱色岛网,我们因为缘分而相聚。请记住我们的网址:wosiwo.com。爱色岛网提供更多更好看的东东都在这里

摘要: 帕胖可能正骑着一头将两栖VR/AR和国防的猛兽。

特朗普、国防、“硅谷风投教父”等光环加持,帕胖欲借新公司再次改变VR


去年11月,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让全世界炸开了锅;今年3月,Oculus创始人帕胖(Palmer Luckey)离开Facebook,让VR圈炸开了锅。


这两位“炸锅高手”虽未曾正式会面,但在外界的眼中,两人早已或多或少扯上了关系。


去年9月,帕胖被曝向“挺川”组织大量捐钱。虽然当事人表示向该组织捐钱只是“因为我觉得好玩而已”,在政治风波殃及Oculus以后也出面了道歉,但“川普粉”的形象一直伴随他至今。


今年8月,有消息称由于建墙计划在舆论和资金上面临种种压力,特朗普政府已经开始与帕胖协商开发“智能墙”,作为边境墙计划的替代品。


网友恶搞图


特朗普政府找到的,正是帕胖离开Facebook数月后开创的涉足国防领域的初创公司Anduril。最近,Anduril官网经过全新改版,从上面可以看到,公司业务包括把VR应用到“士兵实时战场感知”等以国防为核心的领域,并公开了自身定位:致力于为美国及其盟友提供迫切需要的产品。


在VR圈负有盛名的创始人、来自特朗普政府的客户、被誉为“硅谷风投教父”的投资人……这些叫人欣羡的元素围绕着这家神秘的初创公司,同时也可能养育着一头将两栖VR/AR和国防的猛兽。

Anduril能干啥?


据来自加州的相关文件,Anduril成立于今年6月,总部位于加州尔湾,即Oculus被Facebook收购前的总部所在地。帕胖一手创办了这家公司,又在争议中离开。此次重新起航,似乎有着“哪里跌倒哪里爬起来”的意味。


文件显示,大数据公司Palantir前总监Brian Schimpf担任公司CEO,前Palantir工程师Matthew Grimm担任COO。风投公司Founder Fund的Trae Stephens也在团队中。


此外还有Oculus的成员,包括Oculus产品设计工程师Torin Herndon、生产商与产品负责人Joseph Chen等。当然了,还有帕胖,但目前他在公司的职位尚未清楚。



今年8月,Anduril的官网还是个空网页,除了一个邮箱地址以外几乎什么都没有。有关公司国防计划以及建造“智能墙”的问题,当时Anduril、帕胖和Founders Fund都没有作出回应。

如今,官网焕然一新,除了全新logo以外,还大方摆出了自己的“任务宣言”:


“在很多方面,我们都生活在未来。与世界上任何一个人进行即时通讯、把所有人类的知识都放进口袋里、第二天就可以获得你想要的商品......这些进步都从根本上改变了我们的生活方式。


“但自冷战结束以来,国防进步一直滞后……Anduril为私募企业,旨在为美国及其盟友打造迫切需要的产品:为战地与司令部士兵开发的实时战场感知技术、确保前线士兵远离危险的技术以及一系列确保士兵远离敌人的技术。”



虽然没有提及“智能墙”,但是现在我们至少知道,战地技术已经成为Anduril的一大业务。此外,根据官网信息,Anduril的业务还包括计算机视觉、传感器融合、分布式计算基础设施、光学与摄像系统、极光雷达与雷达系统、自动化等。


据知情人士透露,帕胖有计划把AR应用到国防项目。考虑到出自帕胖之手的Oculus已经进入消费市场,把AR/VR应用于国防,投资成本应该不会过大。

核心团队有多牛?


作为一家初创公司,Anduril的起点实在太高了。该团队的一大优势,就是它由VR行业老将以及风险投资的专业人士组成。


来自Oculus团队的那帮人应该不用多说。来自行业巨头的他们对VR和AR技术有着深刻的理解,完全可以帮助Anduril跳过创建沉浸式平台的初级阶段。


Palantir是一家估值超过200亿美元的大数据公司,由于一直对外保持神秘,被人们称为“硅谷最神秘科技公司”。该公司的客户多为政府、金融机构、医疗机构,服务包括数据分析服务、数据安全服务以及其他数据解决方案。所以,来自Palantir的Brian Schimpf、Matthew Grimm等成员在大数据分析上拥有丰富的经验,对整个大环境有着深刻的理解。



此外,有了Founder Fund成员的加入,Anduril与美国政府的关系比起其他初创公司要密切得多。


风投公司Founder Fund由有“硅谷创投教父”之称的Peter Thie于2005年创立。去年美国总统大选中,当硅谷几乎一边倒地反对特朗普时,这位Facebook董事、PayPal联合创始人逆流为特朗普助威,并献上了125万美元的竞选捐款,成为硅谷最高调的“挺川”人士。


6月,特朗普于白宫接见美国科技公司大佬,Peter Thie坐其身旁


11月,特朗普成功当选总统,Peter Thie正式加入特朗普过渡团队,随后发挥其影响力,把Founders Fund负责人Trae Stephens带进了特朗普的国防过渡团队。


Trae Stephens


所以,Trae Stephens无形中给Anduril搭上了政府关系,让这家初创公司在国防建设上快速获得政府资金。

“我正在尝试再一次改变VR”


Anduril与其他军事项目不同之处在于,它由一个把VR设备以亲民的价格带进主流市场的小伙子带领。当我们看到这家初创公司宣称“集资并开发自己的技术”,并批评“缓慢而贵重的定制技术”拖慢了国防技术创新时,也能或多或少看到帕胖的身影。



上个月的东京游戏展2017上,帕胖表示自己“仍从事VR相关工作”,进一步说明这位“天才少年”要把“VR+国防”进行到底。


未来,BCI(脑机接口)也有望成为Anduril等国防技术公司的一大机遇。


此前在接受外媒 MoguraVR 采访时,帕胖也肯定了这项技术的力量:“这项技术的竞争就要开始了。将会有越来越多的人开发BCI技术,让人们通过大脑移动虚拟物体。现在面向消费者的BCI设备其实并不可用,但实验室里的BCI设备就很不一样了。所以,如果有人开发出一款可以卖得出去的BCI设备……世界将随之改变。”



初生牛犊不怕虎。从21岁创立Oculus VR,到公司被社交巨头以20亿美元收购后没多久便宣布离职,再到今天把当年在车库里研究的技术带到国防层次,帕胖一直都以不羁形象示人。


在最近的一次采访中,当被问及手上的项目时,这个年轻人说:“现在我还不能说什么,但我可以说的是,我正在尝试再一次改变VR。”


他已经改变过VR一次,下一次,也许不远了。




■ 新闻:

    华为发布VR分体机:连接手机或PC都行,售价1999元

    Photoshop新增全景图片编辑功能

    Valve推出VR专属校准软件,LCD也可用于高端VR

    VR Intelligence报告:2020年前,AR和MR的发展比VR更快


■ 观点:

    Oculus内容副总裁:就算有新点子,光说不做只会扰乱市场

   《华尔街日报》首席投资战略分析师:别像错过手机那样错过VR

   头显没人买,扎克伯格收购Oculus的30亿美元会打水漂吗?


■ 专访:

    明明在AR工业领域“有肉吃”,如今他们却在“做减法”

    贾樟柯担任艺术总顾问,邓紫棋和俞敏洪为其站台,这是怎样的一家主题乐园?    


■ 玩家:

   为了AR游戏世界杯,日本人制作了一支很燃的宣传片

   Windows MR平台正式向玩家开放,能玩的VR游戏都在这里了



点击阅读原文,查看黑匣更多内容